如有前路

舞动团队责任感。
混乱中立。

许昕:

灯光划定了界线,成王败寇。
直到掌心覆上我肩胛骨上方三寸处又缓缓勾到我的肩膀,我才无意识地转过头。
我知道是他。
这个人总站在我的左边,我想了想,大概快两年了吧。
场边的灯光扫过来,暗暗地勾勒出一圈轮廓。我一直怀疑他眼睑肌无力,要不怎么总是半耷着。
“咱一定会赢的。”
信誓旦旦算不上是个好词,但听他这么说我总觉得心里稳了些。
“咱俩一起,肯定行。”
我的脚步有些踉跄,大脑恢复意识后和肢体僵硬的无意识产生冲突,我转了转脖子,觉得眼皮有些重。
我现在想躲起来,但我只能需要他。
我需要他把我带出来。
他再没说什么。靠在墙上看我。
我擦着汗,嗓子干得发粘。我把脱下来的衣服抖了抖,对折,放起来再套上新的。
转身,他撑着腰想过来搂我。我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,喝了口水做掩饰。
“许昕,你信得过我吗?”他问。
我瞅着门外,仰着头喝水,这水难喝,他刚刚问了什么?
我点点头,气氛静止下来有些尴尬。
“要是输了怎么办。”
“输了我就完了。”
你知道吗?我多嫉妒你。
他没吭声,走过来捏着我的胳膊。
“所以我们一定要赢,有我在,我们一起。”
对,我最讨厌的这么自信。
仿佛我从来只是个配角,费尽心思却不及万人中央。
四年前,是这样。四年后,还是这样。
可我们的默契还一如当年,他的右臂,我的左手,只是站在那里就是一种慰藉。
这场双打对我来说,即使赢了,也不过会是一次漂亮的陪衬。
什么三剑客,我就像鸣人一样。
我摸着国旗,手心发硬,微笑,淡定。
我机械地移动着,揪着一角,脑子里混沌一片理不出个思绪。
我甚至不想站在中间。
他在向我说什么。
我努力地去听,简单的字句在我脑子里无法排列成型。
他拉起我的手,我低头看看。
这个人总站在我的左边,其实远远不止两年,很久很久之前,在我们还是彼此最好的朋友的时候,他就站在那里。
我拉住两只手举起,右手十指紧扣,左手却松开滑落。我不想去拉起他,我甚至不觉得我应该站在这里,接受这块于心有愧的奖牌。
这个人其实很久之前就离我很远了,他没有停留,我也没有去追。

评论
热度(47)
  1. 浮白载笔五十七号萝卜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如有前路

© 如有前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