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有前路

舞动团队责任感。
混乱中立。

不熟

一个没有生命力的动物:

秦科
ooc


  1988年,他出生,是张家独子,继承父母的优点,是张家的希望。
  1988年,他12岁,即将进省市队,对未来懵懂又充满希望。


   1993年,他开始在父亲的指导下学习打球,在海浪中锤炼过的身体素质尤为优秀,还是一个会哭的揉眼睛的小孩子,会在日记本上一笔一划的写上,然后我就回家了。
   1993年,他进入国家队,然而人生并没有豁然开朗,你见过二十几个世界冠军站在一起挨训吗,你见过一屋子的天才排队跑圈吗,只是往前走吧,不想其他。


    2003年,他进入国家一队,他是15岁的小天才,他从不服输,他以为自己能看到未来。
    2003年,他是27岁的老将,他拿到了世乒赛的男双四强,队里的孩子像春天的韭菜一样长起了一茬又一茬,他见过那个白嫩腼腆,眼睛带光的孩子。


    2005年,他退役,做了实习教练,队里的传统正是如此,传帮带从不断档,他喜欢这个工作,他离不开乒乓球。他没见到那个孩子。
    2005年,他在世外高人一样的教练指点下终于走出心魔,摔碎的蝴蝶盘子,跌过的下水道,都是他的人生,他离不开乒乓球,他不要好,他要最好。


    2006年,他有了第一个自己的徒弟,白白嫩嫩有点腼腆,会奶声奶气的叫自己秦老师,是个好苗子, 很快又有了第二个,和他一样是左手执拍,他的生活变得忙碌起来。 印象里有个骄傲的孩子,他记不清又好像忘不掉。
    2006年,他打了人生中的第二针封闭,重回国家队,更寡言,更努力,他给绝对主力做陪练,他看到曾经的伙伴已经有了自己的主管教练,会皱着眉看他们打球,也会轻声安慰。他心里还记得他十五岁时说过要08奥运为国争光。


    2008年,他的伙伴经过深思熟虑最终选择了他,他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。他在同事中有喝酒谈心的兄弟,谈起他的徒弟,硬汉柔情,大约是那个孩子,像个狼崽子一样。
    2008年,他接连挑落三个老将,他让大家看到了更新换代的新气象,他有自己的主管教练,练的他像条狗又疼他疼的像眼珠子,他终于能站在伙伴们身边,他们三个凑在一起聊天,讲了很多主管教练的事情,他甚至知道他抽烟的牌子。


    2012年,他一战封神,成为最新最快的大满贯,大家说他445天获得大满贯,他说不是,我用了十年才得到。他浮躁而清醒,还好还有他的教练。
    2012年,他大约也怀疑过自己,同事的徒弟就像隔壁家的孩子,他当然相信他本就应当发光,可是又不知道站在什么样的立场祝贺他,他看着同事激动的手足无措被那孩子抱住,他想伸手,又放下。


    2015年,十针封闭,曾经的病痛一次性的找回来了,太复杂的术语他听不懂,他知道他腰几乎是断了,他怕也不怕,他怕他不能打球,但他知道自己还有挺直的脊梁。千夫所指他经历太多了,他不畏惧。
    2015年,大徒弟蛰伏太久终于爆发,他替他高兴,也替自己高兴,随之而来的是舆论对隔壁家孩子的谴责,他一贯是皱眉的样子,你们有什么资格这么对他。


    2016年,奥运,双满贯,搏命,他过得不轻松,获得亚军心里意外的平静,他拥抱了对手,拥抱了总教练,拥抱了自己的教练,唯独对上隔壁家的教练好像有点犹豫,一个拥抱不算什么,只是,大约他们本来就不熟。
    2016年,成都公开赛,他和隔壁家的孩子坐在一起看大徒弟打球,两个人会交谈,他们的很多看法意外的一致,比赛结束,那孩子拿着水瓶,一步一晃的走在前面,他离他两三步,却总也追不上,大约是,他们本来就不熟。


    他二十八岁,他四十岁,他们相遇十三年,然而他们什么都没有共同经历过,是啊,他们本就不熟。


啊 伤敌一百 自损八千
说的应该就是我

评论
热度(63)
  1. 备份后花园一个想象力枯竭的动物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如有前路 | Powered by LOFTER